您好,欢迎来到套路大全!   收藏本站Ctrl+D   
套路大全
 
 网站首页
 栏目类别:套路大全

看孔子“套路”点评众弟子:有“性情”才是真圣人

更新时间:2018-5-7 7:53:00  浏览量:1496  手机版

  真正的圣人,为人处世必不以自我为中心。

  真正的圣人,必定谦和海纳,说话率真。

  真正的圣人,必定和弟子打成一片,偶尔也会调侃下弟子……

  孔子的伟大之处,用任何言语诠释都会显得苍白无力。好在还有一部《论语》。

  伟大、经典的著作,往往都是最大众化、平民化的著作。就如同这部《论语》,我们说它是孔子与众弟子的一部日常生活聊天记录,其实也不为过。

  《论语》中的文字,之所以让人着迷,在于其原汁原味。

  记录人很有智慧,因为他觉得,任何的修辞修饰,都只能让孔子原本鲜活的形象变得呆板起来。所以,聪明的弟子们最终选择了把原汁原味地对话呈现出来。这才让后人有了直接与孔圣人对话的机会。

  越是大德之人,越是有亲和力。只有那些无德寡恩、少才无能之人,生怕别人窥探出自己的无知平庸,才喜欢装腔作势。

  孔子是圣人,是道德规范的制定者,他的亲和力超越常人许多。做为其弟子,稍有疏忽,就会被他的亲和力给“套路”了。

  圣人深知,普通人喜欢跟你一起“白驹过隙”的感觉,但对你的“一骑绝尘”毫无兴趣。

  圣人深谙其理,当他在前面跑的时候,必定时不时回头等等弟子。然后大家一起谈谈天、说说地、聊聊人生。

  就比如说,圣人跟子路吧。

  子路是孔子最依仗的人。对于这点,孔子在他其他弟子面前也是毫不隐晦。

  有一次孔子跟大家聊天。他说,如果将来,我是说如果,有一天我“道不行”,就“乘桴浮于海”。其实孔子很喜欢这样与大自然拥抱的日子。

  然后孔子又继续说,那时候,我就带着子路一个人去。

  子路一听,心里美滋滋的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(子路闻之喜)。

  子路刚准备要跟诸位师兄弟们客气几句,结果孔子后面又接着说了一句话。

  孔子说:仲由(子路名)这个人吧,打架是把好手,带着他出去,可以保证不被人欺负呀。要说除了能打架之外,我没有发现仲由还有什么可取的地方。

  听了孔子的这番调侃,子路好在没有背过气去。

  其实,孔子识人非常之准。在论语中,他提到这样一个人的时候,肃然起敬。

  孔子说,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:其行己也恭,其事上也敬,其养民也惠,其使民也义。

  可以说,孔子对子产的评价相当好。

  另外还有一个人,孔子的评价也不低。这个人就是孔子的弟子子贱。

  孔子说,子贱是一个真正的君子。

  接着,孔子又说,鲁国要是没有君子,那么子贱的品德又是从哪里学的呢?

  圣人就是圣人,您是子贱的老师。子贱的高尚品德当然是跟您学的啦。

  前面孔子提到的这两个人——子产和子贱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也都提到过,而且做了一个比较。

  《史记·滑稽列传》中记载:子产治郑,民不能欺;子贱治单父,民不忍欺;西门豹治邺,民不敢欺。

  司马迁把子产、子贱与西门豹放在一起作了一个对比。

  大家可能对西门豹的故事更熟悉一些。因为他为了破除愚昧的封建迷信,把神汉巫婆都扔进了河里。所以司马迁说,西门豹治邺,民不敢欺。因为西门豹厉害呀。

  那么子产这个人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,别人骗不了他,所以说“民不能欺”。

  而子贱就又不一样了。他这个人是以德服人,所以大家不忍心欺负他。

  做为孔子的弟子,当然都希望老师夸夸自己。

  孔门第一富豪的子贡这样问孔子。老师,您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

  孔子说,你呀,是一个成大器之人。

  子贡觉得老师说得不太具体,就继续追问,那是什么大器呀?

  孔子就说:是瑚琏。

  瑚琏是古代贵重而华美的一种祭器。孔子对子贡的评价比较中肯。既肯定了他的贵重华美,同时也觉得他的用处更多是一种装饰。

  要知道,子贡在孔门还是相当有地位的。即使在春秋大富豪排行榜上,子贡也仅次于陶朱公范蠡排名第二位。

  大家听了孔子对子贡的评价,就不敢再问自己的事情了。于是都想听听孔子对其他弟子的看法。

  有人就说,“冉雍这个人有仁德,但他不善辩。”

  孔子就说:“为什么一定要能言善辩呢?伶牙俐齿之人,总是让人讨厌的。这样的人,还让我去评论其仁德吗?”

  孔子一看,大家都不敢提问了。那就老师主动提问一下学生吧。

  子贡,还是你说说。你觉得你跟颜回两个比,谁更聪明一些呢?

  子贡说:颜回是闻一知十,我是闻一知二。所以我不如他反应快。

  孔子马上说:这次你说对了。

  孔子有这么多学生,但也不是每一个都很好学。就比如说这个叫宰予的学生吧。听着听着老师的课,居然睡着了。

  孔子并不生气。他指着宰予对其他学生说,大家看到了吧,这就是朽木不可雕也。以前我看人,是听其言信其行。后来宰予让我改变了这个看法,现在我是不但要听其言,还要观其行。

  其实,孔子之所以这样说宰予,重点并不是宰予上课睡觉。而是宰予这个人比较善于花言巧语,这是孔子最反感的事情。

  孔子曾经说过,巧言令色,鲜矣仁。

  孔子思想的中心是什么?始终都是在讲一个仁字。

  至于“仁”的标准,孔子并没有给出十分明确的答案。但对于“不仁”,孔子说得非常明白,那就是——巧言令色。

  不过,孔子的心胸的确如大海般宽广。即使对于宰予这样的人,他不喜欢,依然收他做弟子。虽然此人心中欲念很盛。但万一听了自己的讲课,他能有所改变,也算是一件功德吧。

 最新推荐
 热点推荐
CopyRight @ 2018   套路大全 www.taoludaquan.com 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